當前位置:福建22选5的走势图 > 詩句大全 > 四季 > 秋天 > 

福建22选5走势:西風酒旗市,細雨菊花天。

“西風酒旗市,細雨菊花天?!?/h2>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歐陽修的《秋懷

節物豈不好,秋懷何黯然!
西風酒旗市,細雨菊花天。
感事悲雙鬢,包羞食萬錢。
鹿車何日駕,歸去潁東田。


鑒賞
  這首詩抒發了作者熱愛生活和感嘆國事的復雜情感。首聯說應季節時令而產生的景物難道不好嗎?為什么所引起的秋思卻這樣令人心神沮喪呢?頷聯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繼續描繪“節物”,詠盡秋日佳趣。那么,究竟為何而心緒黯然?該聯采用白描的手法,將酒旗招搖于西風中,菊在細雨中盛開之景形象描述,以樂景襯哀情照映首聯,并從側面烘托出詩人心情的黯然。頸聯告知我們,詩人因感嘆國事,連雙鬢都因悲憂而變得蒼茫了!自己實在羞于過這種食厚祿而于中無補的茍且生活,所以尾聯便寫作者歸隱的思想。這就是詩人心緒黯然的所在。
  秋天,木黃落,原野蕭條。蒼涼凄清的景象,最易觸動離人游子傷感,勾起羈旅行役的鄉愁。宋玉九辯》:“悲哉,秋之為氣也”首開其端,古往今來,多少騷人墨客,從各自的身世經歷,以“悲秋”、“秋興”、“秋懷”為題,抒發了思鄉懷人的感慨。如黃庭堅的“茅堂索索秋風發,行繞空庭紫苔滑。蛙號池上晚來雨,鵲轉南枝夜深月。翻手覆手不可期,一死一生交道絕。湖水無端浸白云,故人書斷孤鴻沒?!?《秋懷》二首之二)便是這類感秋抒懷詩中的佳作。這兩首《秋懷》詩,并未憑秋色訴離情,托秋意寫別恨,而是借秋景表達他們的憂國之心,格調高致。
  歐陽修詩的首聯“節物豈不好,秋懷何黯然”,用反問句式,點明自己熱愛自然而又心緒黯然的矛盾。秋天不僅令人心曠神怡,而且是五谷登、果熟、菊黃蟹肥的季節。這樣的季節,本應令人欣喜陶醉,為什么反而使詩人黯然神傷呢?--這就不能不引起讀者的疑問。頸聯承第二句,對此作了回答:“感事悲雙鬢,包羞食萬錢?!幣斫庹飭驕?,先須了解“感
  事”和“包羞”的內涵。詩人幼孤家貧,生性節儉,而今已有豐厚的官俸,因而他的“感事”,顯然不是個人生活上的事而是國家大事。如果說上句尚屬隱約其詞,那么,下句便由隱約而明朗:所謂“包羞”,即指所作所為于心不安,只感到恥辱。唐代杜牧題烏江亭》詩云:
  “勝敗兵家事不期,包羞忍恥是男兒。江東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來未可知”,那是批評項羽不能包羞忍恥,再振羽翼。歐陽修詩中的“包羞”,其用意恰好相反。兩句意為:因感嘆國事,連雙鬢都因悲憂而變得蒼蒼了,自己實在羞于過這種食厚祿而于國無補的茍且生活。其憂國之情溢于言表。
  這種拳拳憂國之心,又是借秋景的描繪得以展現的。詩人以景傳情,情韻深長。歐陽修的詩頷聯承首句描繪“節物”:西風酒旗市,細雨菊花天?!蔽鞣繢錁破煺姓?,細雨中菊花盛開。十字詠盡秋日佳趣?!?a href="/gushi/xue/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雪浪齋日記》云:“或疑六一詩,以為未盡妙,以質于子和。子和曰:‘六一詩只欲平易耳。如西風酒旗市,細雨菊花天,豈不佳?’”這聯名句,不用一個系詞,不著半點雕飾,以純白描的手法,不僅寫出了典型的季節風物,也寫出了詩人對自然、對生活的喜愛之情;不僅有杜甫細雨魚兒出,微風燕子斜”(《水檻遣心二首》其一)那樣的自然美景,也有張籍“萬里橋邊多酒家,游人愛向誰家宿”(《成都曲》)那樣的市井側影,可謂出語平淡而寄情深邃。
  歐詩從感念“節物”出發,借景抒懷,表達了作者憂世有心而救時無術,既慕隱居而又難能如愿,熱愛生活和感嘆國事的復雜感情。羅詩則表現了深切的亡國之痛,如“凄涼”、“那堪”、“風雨”及“氈寒”等詞,無一提及國勢,卻洋溢著作者對國家、民族命運的關注、焦灼以至失望憤慨的情緒,含蘊是深廣的。
  歐詩尾聯借用佛教用語,憤然思歸:“鹿車何日駕?歸去潁東田?!甭鉤?,借用佛家語,此處以喻歸隱山林。兩句意謂:何日才能駕起鹿車,回到潁東去過躬耕田畝的生活呢?詩人以“賢者避世”之想,表現了對與世浮沉的茍且生活的憎惡。歐陽修《六一居士傳》自述,藏書一萬卷,集錄金石遺文一千卷,有琴一張,有棋一局,常置酒一壺,“以吾一翁,老于此五物之間”,故號六一居士。參照這一自述,可以清楚看出,歐陽修的“鹿車何日駕?歸去潁東田”,即有儒家憂世之慨,也有道家超然物外之想。
  總之,這首詩“實而有條理”,流轉自然,語無華飾而愛國情深,具有很強的感染力。
鑒賞二
  詩以反問起,起得很突兀。歷來寫秋思,總是在起首強調秋風蕭瑟、草木搖落,一片悲涼肅殺,從而接寫心中的悲愴,如杜甫《秋興》“玉露凋傷楓樹林,巫山巫峽氣蕭森”,《登高》“風急天高猿嘯哀,渚清沙白鳥飛回。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”,均是如此。歐陽修這首詩卻劈頭一句,說:誰說秋天的節令風物不好?又接問一句:節令風物沒什么不好,可為什么我會感到無限的悲傷沮喪呢?秋景無限好,詩人黯然銷魂些什么,使詩充滿懸念。
  照理,詩接著應該回答上面的問題,寫自己黯然情懷,但第二聯卻忽然避開,轉而化重筆來寫節物之好。這種遵循思想的跳躍進行謀篇,后來成為江西詩派詩風的一大特點。詩把秋景寫得很美:獵獵秋風,吹動著酒旗,濛濛細雨,滋潤著黃菊。這十個字,清通深婉,情韻幽折,把秋天迷人的景色形象地展示在人們面前,使人神往?!堆├蘇占恰吩疲骸盎蛞閃皇?,以為未盡妙,以質于子和。子和曰:‘六一詩只欲乎易耳。如:西風酒旗市,細雨菊花天,豈不佳?’”深贊此聯的平易。所謂平易,即洗盡鉛華,不事雕飾,這確實是歐陽修大部分詩的特色。這聯名句,不用一個系詞,不著半點雕飾,以純白描的手法,不僅寫出了典型的季節風物,也寫出了詩人對自然、對生活的棄愛之情;歐陽修詩以學韓愈出名,這兩句卻直逼南朝二謝山水詩韻,緣情體物,天然神妙,無一字虛設;在詩律的精細上又步趨杜甫。而且不僅有杜甫“細雨魚兒出,微風燕子斜”(《檻遣心二首》其一)那樣的自然美景,也有張籍“萬里橋邊多酒家,游人愛向誰家宿”(《成都曲》)那樣的市井側影,可謂高度精煉,清新自然。
  頸聯承第四句,對此作了回答:“感事悲雙鬢,包羞食萬錢?!幣斫庹飭驕?,先須了解“感事”和“包羞”的內涵。詩人幼孤家貧,生性節儉,而今已有豐厚的官俸,因而他的“感事”,顯然不是個人生活上的事而是國家大事。如果說上句尚屬隱約其詞,那么,下句便由隱約而明朗:所謂“包羞”,即指所作所為于心不安,只感到恥辱。唐代杜牧《題烏江亭》詩云:“勝敗兵家事不期,包羞忍恥是男兒。江東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來未可知”,那是批評項羽不能包羞忍恥,再振羽翼。歐陽修詩中的“包羞”,其用意恰好相反。因感嘆國事,連雙鬢都因悲憂而變得蒼蒼了,自己實在羞于過這種食厚祿而于國無補的茍且生活。其憂國之情溢于言表。
  尾聯是憤然思歸:“鹿車何日駕?歸去穎東田?!甭鉤?,借用佛家語,此處以喻歸隱山林。詩人以“賢者避世”之想,表現了對與世浮沉的茍且生活的憎惡?!?a href="/gushi/tangdai/gukuang/52987.ht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樂府紀聞》云:“歐陽永叔中歲居穎日,自以集古一千卷,藏書一萬卷,琴一張,棋一局,酒一壺,一老翁于五物間,稱六一居士?!輩握照庖患竊?,可以清楚看出,歐陽修的“鹿車何日駕?歸去穎東田”,既有儒家憂世之慨,也有道家超然物外之想。
  《文公語錄》云:“歐陽公文字好者,只是靠實而有條理也?!薄笆刀刑趵懟本褪欽饈資耐懷鎏氐?,它就像絲為繭,層層傾吐,一絲不亂;章法嚴謹,絲盡繭成。另外,全詩結構靈活,情景均佳。詩越是贊賞秋景,越顯出他的愁思,這一對矛盾,在詩中和諧地統一在一起。詩人的思歸,本與秋景的如何無關,因此,他的悲秋,是表達對官場的厭棄。張季鷹的回鄉,早有人指出是為避禍而故作豁達;歐陽修曾與范仲淹、余靖等人推行慶歷新政,遭到打擊,貶官滁州,后來雖然起復,但作此詩時,仍未忘懷,他的求歸,似乎也與張季鷹一樣,有避禍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