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福建22选5的走势图 > 詩句大全 > 抒情 > 思念 > 

今晚福建22选5开奖:春風旍旗擁萬夫,幕下諸將思草枯。

“春風旍旗擁萬夫,幕下諸將思草枯?!?/h2>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黃庭堅的《送范德孺知慶州

乃翁知國如知兵,塞垣草木識威名。
敵人開戶玩處女,掩耳不及驚雷霆。
平生端有活國計,百不一試薶九京。
阿兄兩持慶州節,十年騏驎地上行。
潭潭大度如臥虎,邊頭耕桑長兒女。
折沖千里雖有余,論道經邦正要渠。
妙年出補父兄處,公自才力應時須。
春風旍旗擁萬夫,幕下諸將思草枯。
智名勇功不入眼,可用折箠笞羌胡。


賞析
  這是一篇送人之作。范德孺是范仲淹的第四子,名范純粹。他在1085年(元豐八年)八月被任命為慶州(治所在今甘肅慶陽)知事,此詩則作于1086年(元祐元年)初春。慶州當時為邊防重鎮,是北宋與西夏對峙的前哨,環慶路的轄區,相當今甘肅慶陽、合、華池等縣地。范仲淹和他的第二子范純仁都曾知慶州,并主持邊防軍政大事。所以詩就先寫范仲淹和范純仁的雄才大略,作為范德孺的陪襯,并寄離勉勵之意,最后才正面寫范德孺知慶州,揭出送別之意。全詩共十八句,每段六句,章法井然。
  詩一開始就以縱論軍國大事的雄健筆調,寫出了其父范仲淹的才能、業績和威名,有高屋建瓴的氣勢?!叭?a href="/gushi/tssbs/31657.ht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草木識威名”,用翻進一層的寫法,極寫范仲淹的名震邊睡。草木為無情之物,原本談不上識與不識,此時草木都能識,足見其聲威之盛。草木尚能如此,人則更不待言。所以透過草木,實是寫人。同時這一句也是用典:唐德宗曾對張萬福說過:“朕以為江淮草木亦知卿威名?!保ā毒商剖欏ふ磐蚋4罰┚菔吩?,1040年(康定元年)范仲淹為陜西經略安撫副使,兼知延州。第二年,徙知慶州,為環慶路經略安撫招討使,兵馬都部署。他在主政期間,功業卓著,“威德著聞,夷夏聳服,屬戶蕃部率稱曰‘龍圖老子’”(《繩水燕談錄》),人稱為“小范老子腹中有數萬甲兵”(《名臣傳》)。因而這一句是對他功業威名的高度概括。接著寫其杰出的軍事才能?!暗腥絲媧ε幣瘓溆謾端鎰印ぞ諾亍酚錚骸笆槍適既绱ε?,敵人開戶,后如脫兔,敵不及拒?!幣源誦穩菟尉蚓滄宰?,不露聲色?!把詼患熬做?,則寫迅捷的軍事行動,出其不意,攻其不備。這里用“驚雷”代替“脫兔”的比喻,表現出黃庭堅對典故的改造與化用?!督欏な趙丶恰酚小把咐撞患把詼敝?,《舊唐書·李靖傳》也說:“兵貴神速,機不可失……所謂疾雷不及掩耳,此兵家上策?!薄熬住倍浴按ε?,不僅有動靜的對比,而且更加有聲有色,形象的反襯更為鮮明。這兩句詩是范仲淹用兵如神的真實寫照。如他率兵筑大順城,“一旦引兵出,諸將不知所向。軍至柔遠,始號令告其地處,使往筑城。至于版筑之用,大小畢具,而軍中初不知。賊以騎三萬來爭,公戒諸將,戰而賊走,追勿過河。已而賊果走,追者不渡,而河外果有伏。賊失計,乃引去。于是諸將皆服公為不可及?!保?a href="/gushi/songdai/ouyangxiu/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歐陽修《文正范公神道碑銘》)接下二句又是一轉:范仲淹不僅是杰出的統帥,更是治國的能臣?!?a href="/shiju/shuqing/aiguo/3485.ht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平生端有活國計”就是贊揚他的經邦治國的才能,“百不一試”,即還未來得及全面施展,就溘然長逝,沉埋九泉了。這兩句也是寫實。1043年(宋仁宗慶歷三年),范仲淹入為樞密副使,旋為參知政事,推行了一系列刷新朝政的措施,史稱“慶歷新政”,但只一年多即遭挫折而失敗。
  第二段寫范純仁?!傲匠智熘萁凇?,指1074年(熙寧七年)及1085年(元豐八年)兩度為慶州知州?!版腧暤厴閑小畢?a href="/gushi/tangdai/dufu/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杜甫的詩句“肯使騏驎地上行”(《驄馬行》)。騏驎是一種良馬,《商君書·畫策》:“騏驎騄駬,每一日千里?!背鄢夜鬩暗那Ю锫碚靡員扔鞣洞咳??!疤短丁倍湫此呶攔男圩??!疤短丁?,深沉寬廣,形容他的統帥氣度,如臥虎鎮邊,敵人望而生畏,不敢輕舉妄動?!氨咄貳幣瘓湓蛐此幕菡喝懊窀?,撫循百姓,使他們生兒育女,安居樂業。同上段的中間二句一樣,這兩句也是一個對比:對敵人有臥虎之威,對人民則具長者之仁?!罷鄢濉幣瘓涑猩暇員呤輪舛?,是活用成語?!蛾套喲呵鎩罰骸胺蠆懷鱟鸛拗?,而折沖于千里之外,晏子之謂也?!痹岡詒蒲蘊鋼渚湍苡兄率び誶Ю鎦?,此處用以指范純仁在邊陲遠地折沖御侮,應付裕如。但下句一個轉折,又把意思落到了經邦治國之上:范純仁雖富有軍事韜略,但治理國家正少不了他。
  第三段歸結為送別范純粹,臨別贈言,寄以厚望?!懊钅輟幣瘓涑薪由廈嫻摹案感幀倍?,銜接極為緊密?!?a href="/gushi/chuntian/24296.ht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春風”二句描寫儀仗之盛、軍容之壯,幕下諸將士氣高昂,期待著秋日草枯,好展露鋒芒。王維觀獵》:“勁充弓鳴,將軍獵渭城。草枯鷹眼疾,雪盡馬蹄輕?!彼健吧淞浴庇惺背S靡災復髡?,如高適燕歌行》:“校尉羽書飛瀚海,單于獵火照狼?!閉綻?,順著此層意思應是希望戰績輝煌,揚威異域。但是詩意又一轉折:不要追求智名勇功,只需對“羌胡”略施教訓即可。孫子曾經說過:“善戰者,無智名,無勇功?!薄罷酃姟?,即折下策馬之杖,語出《后漢書·鄧禹傳》:“赤眉來東,吾折箠笞之?!筆磷詈?,宛轉地揭出了詩人的期望:不要輕啟戰端,擅開邊釁,守邊之道不在于戰功的多少,重要的是能安邊定國。
  至此,就表現出這首詩的立意與匠心了。詩中寫韜略,寫武功,只是陪襯,安邦治國才是其主旨。所以第一句就極可玩味,“知國如知兵”,“知國”為主,“知兵”為賓,造語精切,絕不可前后顛倒?!爸筆翹彡囊桓齦?。因而一、二段寫法相同:先寫軍事才能,然后一轉,落到治國之才。詩入突出父兄的這一共同點,正是希望范德孺繼承其業績,因而最后一段在寫法上也承接上面的詩意:由諸將的思軍功轉為期望安邊靖國,但這一期望在最后卻表達得很委婉曲折。盡管如此,聯系上面的筆意可知,如果直白說出,反嫌重復淺露,缺乏蘊藉之致。
  這首送人之作,不寫依依借別之情,不作兒女臨路之嘆,而是發為論道經邦的雄闊慷慨之調,送別意即寓于期望之中。詩人如同在寫詩體的史傳論贊,雄深雅健,氣度不凡。這正表現出黃庭堅以文為詩的特色。這種特色還體現于獨特的語言風格方面。他以散文語言入詩,多用虛詞斡旋,大量運用典故成語,力盤硬語,造語獨特,使詩產生散文一樣的氣勢,好像韓愈寫的贈序,渾灝流轉。如“敵人”一聯,點化成語,別具一種格調,是未經人道之語?!捌繳?、“折沖”二聯都是十足的散文句式,古雅樸茂,“百不一試”連用四個仄聲字,奇崛頓挫,惋惜之情溢于言表。
  這首詩的用韻也別具一格。它一反常用的以換韻標志段落的寫法,第一段用“名、霆、驚”韻,第三段用“須、枯、胡”韻,中間一段卻三換其韻,首聯、尾聯分別與第一段及第三段押同一韻,中間一聯則押仄聲的“虎”、“女”。全詩三段,句子安排勻稱,而韻律卻參差有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