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福建22选5的走势图 > 古詩大全 > 描寫柳樹的古詩 > 

福建22选5图表:憶江南·春去也

《憶江南·春去也》

唐代·劉禹錫

春去也,多謝洛城人。弱柳從風疑舉袂,叢蘭裛露似沾巾。獨坐亦含嚬。
春去也,共惜艷陽年。猶有桃花流水上,無辭竹葉醉尊前。惟待見青天。


譯文及注釋
譯文
  可惜春天已經匆匆過去了,臨行的時候謝別洛陽城的人。柔弱的柳枝隨飛舞象是揮手舉袂,一叢叢的蘭沾滿白露正如浸濕的頭巾,遮住芳顏獨自歡笑又像是含嗔帶顰。
  可惜春天已經匆匆過去了,一起來珍惜這艷麗明媚的年華吧!只見依然有桃花飄落在流上,哪怕倒滿竹葉青美酒一飲而盡,醉倒在了酒杯前。只希望能等到過天晴、重見青天的時候。
注釋
(1)多謝:殷勤致意的意思。
洛城人:即洛陽人。
(2)袂(mèi):衣袖。
(3)裛(yì):沾濕。
(4)顰(pín):皺眉。
(5)尊:同“樽”,酒杯。
賞析
  第一首的主旨是傷春。詞中,先寫春向人們告辭,柳、蘭喻春含淚揮手而別,后寫一個女子惜春情態,一邊惋惜春天的歸去,一邊又覺得春天對她也有無限依戀之情,作者以擬人手法,把人的表情動作賦予春,有依依難舍之情,郁郁感傷之意,抒發了惜春、傷春的感情。構思新穎,描寫細膩,手法多變,充分體現了詩人樂府小章的“清新流暢、含思婉轉”的藝術特色。
  “
春去也,多謝洛城人”?!按喝ヒ?,多謝洛城人?!薄叭ヒ病繃階指星檣始?。在臨別之際一聲“去也”。抵得上很多言語,其中當然也包含著不忍去、不愿去、又不得不去的衷曲。后來柳永雨霖鈴·寒蟬凄切》詞“愿去去千里煙波”,連用兩個“去”字,也是為了突出他心頭不忍去、不愿去而又不得不去的復雜感情。這是從春的一方即客觀的一方言之。再從愛春、惜春的一方即主觀的一方言之,則“去也”兩字更為關情?!段饗峒恰こね?a href="/gushi/tssbs/26359.htm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送別》有句云:“聽得道聲“去也”。松了金鋇;遙望見十里長亭,減了玉肌。此恨誰知!”如果借來作為“去也”兩字的注解,就不難想象那種愛春、惜春而又尤計留春的惆悵之情?!岸嘈宦宄僑恕痹蠐腫喚嵌?,以春天的口吻,向惜春之人遙遙致意。作者在短短七字之間展現了兩種不同視角的轉換,揮灑自如,更顯示出其杰出的想像力和文字駕馭能力。
  “弱柳從風疑舉袂,叢蘭泡露似沾巾”兩句,緊承前句“多謝洛城人”而來,不寫人之惜春,而先寫春依戀人,描繪出一幅氣韻橫生的送春畫圖,且看那纖弱的柳條隨風依依輕搖,就好像揮手作別輕揚起的衣袖;而葡花沾滿露珠,更有如一位不勝嫣羞的美人,在離別之際淚濕紙巾。
  “獨坐亦含顰?!比綣?,前面四句都是從春的惜別一邊著筆的話,那末這最后一句寫到了惜春之人,即詞中的抒情主人公。從句中的“獨”字可以領悟到,這位抒倩上人公的心情非常寂寞惆悵。旖旎的春光曾給她以歡樂與安慰,或者說,曾激勵她滿懷憧憬地追求美好的理想,但是,曾幾何時,春鬧花謝?;獨殖晌?,安慰被失望所代替,理想也終于落空。愁緒煎熬使她坐臥不安:從句中的“亦”字可以表現出除“獨坐”以外的獨眠、獨酌、獨吟都已一一行之而終于無法排遣愁緒。在百無聊賴之中,惟有借“獨坐”以自持性情,但“獨坐”既久,仍不免顰眉蹙額,為愁緒所包圍,由此總見得愁緒纏綿深長而避之無由了。
  第二首的主旨是惜春,其抒情線索十分顯明,抒情的中心非常突出。前兩句在詞意上是一層轉折,次句的“艷陽年”與第三句的“桃花流水”在字面上也構成一個轉折,兩個七言對偶句與結句在虛實關系上又形成一個轉折,通過這層層轉折,層轉層深地傳出了充溢在詞人心頭的“惜春”意緒。
  “春去也。共惜艷陽年?!筆拙渲馗吹諞皇椎姆⒍?,既加深了詠嘆的意味,強化了作者傷春、惜春的情感,在結構上也起了與第一首互相呼應的勾連作用,感慨春天的“大勢”已去。次句中的“艷陽年”,即“艷陽天”,指陽光燦爛、風光旖旎的春天,“余春”尚在,大家趕緊來抓住這最后的機會好好地賞玩一下暮春的風致。
  “猶有桃花流水上,無辭竹葉醉尊前?!泵櫳戳舜嗜宋約骸跋Т骸鋇男形齙拇蛩?,桃花凋落,飄灑在溪流水上,這正是暮春常見的景象,倘若桃花落瓣已被流水飄盡,那春天的身影就是確實消逝得無影無蹤了。詞人愿意在溪水邊的茵上席地而坐,面對著落花流水,斟上一杯春竹葉酒,慢慢地喝,悄悄地看,靜靜地想。
  “惟待見青天?!鼻苛冶澩锍魷M約耗庀脛械摹跋Т骸斃形芄皇迪值男納?。縱然風景無限好,倘使碰上個淫雨連綿、路滑泥爛的天氣,這一番打算就全都落空了。所以詩人末句希望老天爺能夠幫忙,給人間送來個無云無風的大好晴天。
  這兩首詞運用了擬人的手法表現了從人到春,又從春到人的三次主角轉換。作者不寫人惜春,反寫春惜人,將人情物態揉為一體。構思新穎,手法多變;語言樸實無華,結構緊湊奇巧。全詞充分體現了詩人樂府小章“清新流暢、含思婉轉”的藝術特色。
創作背景
  此詞約為唐文宗開成三年(838年)作于洛陽。其調名下有作者自注:“和樂天春詞,依《憶江南》曲拍為句?!鋇筆?a href="/gushi/tangdai/baijuyi/" target="_blank" class="lt">白居易為太子少傅分司東都,劉禹錫為太子賓客分司東都,二人均在洛陽,時相唱和,白居易詞共三首,劉禹錫的和詞共兩首。

唐代劉禹錫劉禹錫(liú yǔ xī)
  劉禹錫(772-842),字夢得,漢族,中國唐朝彭城(今徐州)人,祖籍洛陽,唐朝文學家,哲學家,自稱是漢中靖王后裔,曾任監察御史,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團的一員。唐代中晚期著名詩人,有“詩豪”之稱。他的家庭是一個世代以儒學相傳的書香門第。政治上主張革新,是王叔文派政治革新活動的中心人物之一。后來永貞革新失敗被貶為朗州司馬(今湖南常德)。據湖南常德歷史學家、收藏家周新國先生考證劉禹錫被貶為朗州司馬其間寫了著名的“漢壽城春望”。